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狼人治安官

二 双头食人魔

狼人治安官 生蚝骑士 5400 2021-08-04 12:49

  ,最快更新狼人治安官最新章节!

  “这里就是蜜獾镇啊……”郎恩勒住缰绳,跳下了马车。

  此时位于科迪勒拉山中道路的一旁,一个用古老的杉树钉制的路标上,镇民们用暗红色的油漆漆着文字“蜜獾镇”和一幅咆哮着的蜜獾图像,杉木路标所指向的前方,就是郎恩要寻找的目的地“蜜獾镇”。

  蜜獾是一种性情凶猛的低级魔兽,但是他们却是公认的最无所畏惧的动物。在野外,即使蜜獾遭遇了比它们强大了数百倍的魔兽,他们也绝不会后退和胆怯,无论他们面对的是狮子还是虎豹,他们都会像路标上那样无谓的咆哮着迎上去。

  蜜獾镇属于狮鹫帝国位于北疆的一座边关小镇,他的领主是帝国一位名不经传的新晋贵族,自称为无畏者的艾比盖家族。而艾比盖家族的族徽,就是这路标之上咆哮怒吼的灰背蜜獾。

  一辆拉满谷物的马车载着农夫从远处过来,车上的农夫带着草帽哼着歌,经过郎恩身旁的时候,马车上面还支起来一个小脑袋,探头探脑的,看来是跑进地里帮忙的孩子。

  “看,佩剑的!他一定是一个武士!”车上的小男孩看到了郎恩,兴奋地冲拉车的大人叫着,那兴奋的样子让郎恩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

  郎恩小的时候最喜欢的也是武士和巫师们的故事,在他的记忆里,那些拿着宝剑和法杖面对恶龙的冒险者们,一直是他小时候向往的偶像。

  “比利,给我坐好了。不要冒犯了远方的大人!”

  赶车的农夫赶紧制止了自己的孩子,郎恩偷来的贵族马车误导了他,马车上面的纹章和郎恩腰间的贵族单手剑,让他看起来倒像是一名贵族多过于冒险者。

  只是这名贵族竟然一名随从仆人也没有,想必也只是一位落魄了的小家族吧。

  “贵族?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农夫赶着他的谷车已经走远了,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郎恩倒是想起了几天前遇到的事。

  在从人员繁华的自由都市前往蜜獾镇的路上,郎恩曾经遇到了一小队麦酒商人,那些商人也把他错认成落魄的小贵族。

  当时他还用从马车里翻出来的一小袋盐巴与对方换了些食物和第纳尔。第纳尔是亚德大陆的流通货币,而盐巴的价值几乎等同于黄金,所以朗恩能用那一小袋盐巴换来了90第纳尔和一条消息。

  “嘿,你真幸运。是的,这条消息只能保持在你我之间。我碰到了一个故事,那是从一个没有名字的熟人听到,是关于兄弟会的。在南方,就是从你离开的地方,你还真是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大约是三天前,但他前往酒馆买醉的路上,他听到了有关石鸦兄弟会的另一个传闻,几个世纪以来,这些石鸦公国的余孽潜藏在民间,妄想寻找复国的机会,他们猎杀帝国的贵族,然后又躲藏于黑暗里和异端们为伍。然而他们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样如此大张旗鼓的行动。听说南面那些怯懦的领主不敢找他们麻烦,即使他们在和邪教徒们进行聚会的时候烧毁了村庄……”

  石鸦兄弟会,这个名字朗恩太熟悉了。事实上他被关进博马里斯监狱之后,还一直承蒙石鸦兄弟会的“照顾”,这导致他在那段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的日子里,雪上加霜。

  商队首领很受用朗恩吃惊的表情,虽然他这些消息只是从街边的酒鬼嘴里听到的,但他还是接着说的煞有其事:“听说是因为兄弟会里面出了叛徒,偷走了石鸦们十分重要的圣物。”

  说完之后商人得意的拍拍朗恩的肩膀,大意是觉得自己走南闯北很有见识,只是随口说上一个消息,就能令全场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

  朗恩其实心底觉得好笑,恐怕这个追逐利益的小商人怎么也想不到,此时坐在他面前的自己,就是石鸦兄弟会成员们把那些村子翻的底朝天,想要揪出来的“叛徒”。

  山风吹过来,带着科迪勒拉山乔木的气息,马车两边的树林山岭越来越少,视野也越来越开阔,蜜獾镇的建筑和城墙就好像是远航的大船一样,从尖屋顶上飘扬的领主旗帜开始,然后是巍峨的城墙,宽敞的街道,川流的车马,再到四处走动吵杂的人群也都渐渐地揭开了面纱。

  城墙是山里就地取材的巨大原木,蔚蓝的天空下,鱼鳞云被风吹的稀疏荒芜,阳光照在城门前值岗的士兵身上,慵懒自然而然的扩散开来。

  郎恩坐在马车上远远地看着蜜獾镇那就地取材的原木城墙,城墙上有成队的士兵拿着长枪和弓弩巡视,城门口两边也有士兵值守,但是看起来却并不严谨,一道红底的蜜獾旗帜随风招展。

  蜜獾镇看上去被两道原木城墙分为了三部分。

  郎恩现在所处的山坡一直到城墙外面的谷地是大部分的耕地和农舍,农民和牲口们,被安置在这里的一座座草屋和农舍里。至于过了城门,整齐林立的木屋以及碎石头铺成的街道,还有铁匠,马商,杂货铺子拥挤在内墙和外墙中间。那是蜜獾镇的镇民和商旅冒险者们活跃的地方,蜜獾镇领域最繁华的区域莫过于此了。至于再往内墙里面,一切嘈杂和喧闹大都被搁置在外面,艾比盖老领主的宅邸和家人皆位于此,除了领主自己的家人仆役之外,再无其他闲人进出其中。

  在刚离开监狱的时候,郎恩心中急切的事情无异于前往蜜獾镇。可是到了蜜獾镇真的呈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坚定了15年的事情一下子开始动摇起来。

  他真的要这么做么?

  郎恩手搭成凉棚,他望到城外有一座二层建筑挂着画有麦酒杯的招牌,而且因为这酒馆背靠着科迪勒拉山的一脚,此时显得很清静。看起来,对于现在游移不定的自己来说,喝上一杯倒是一个不错的注意。

  郎恩于是驾的一声抖落缰绳,拉车的骏马便四蹄生尘,欢快的奔向那座看起来老旧的小酒馆。

  “吱嘎”。

  郎恩伸手推开了酒馆的木门,上面老旧不堪还显然夹杂着几道刀斧兵器的伤痕,说不定是有人喝醉了酒把这扇老门当做了对手,使它受了些无妄之灾。

  “嘿,你好啊,远方的旅人。”

  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前正有人收拾着客人留下的盘子,听见门声转过来,却是一位身形肥壮,须发皆白的老年大叔。

  郎恩四处看着坐在吧台前面,酒馆里光线一般,窗户把屋外的阳光洒进屋子,就像是一地的金黄色咖喱。酒馆里的桌椅都油迹斑斑,支撑房屋的柱子和墙壁上挂满了丰收的食材和皮毛。很老旧,但也很富有味道的一处酒馆。

  “这样的午后,就应该配……”大叔把抹布放在一边,挺着大腹便便的身子挤进吧台后面:“本镇酿造的上好朗姆酒。”

  “听起来不错。”郎恩道。

  酒馆大叔打量着他,从身后的酒架上接了满满一杯朗姆。

  “请你一杯。”郎恩觉得自己苦涩的嘴角的确很需要糖分,举杯示意吧台后面的老板,二人一起灌下了一大杯朗姆酒。

  “觉得蜜獾镇怎么样?”酒馆老板看出来郎恩想找个人聊天:“听说最近路上的地精强盗又多了起来。”

  “还不错。”郎恩目光注意到酒馆的墙上挂着一张羊皮纸,上面悬赏2500第纳尔猎杀一个荒原双头食人魔。

  “那是我赚过最划算的一笔,当我,老摩根・弗里曼还是一名职业佣兵的时候。”酒馆老板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言语里充满了自豪。

  “双头的食人魔一定很难缠?我是说嗜血奇术。”

  “不但如此,他还是个蓝肤食人魔,食人魔里天生的施法者。”老摩根.弗里曼摩挲着右手的虎口,因长年握剑产生的茧子依然厚重:“相信吗,那家伙施法的速度甚至快过了魔法师。我们牺牲了三个人才将他引进了陷阱。”

  “因此事后我放弃了佣兵生涯,用赏金买下了这酒馆。从那时起,这悬赏单和代表屠魔的蓝色徽章挂在了那。”老摩根.弗里曼说到这里眼神里刚刚的光芒暗淡了下来:“可是生意太不景气了。前段时间我不得不把那块银质徽章卖了。”

  “太不走运了。”

  郎恩不再盯着那张羊皮纸,却突然发现对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然后慢慢问他。

  “你呢?你是做什么的?”老摩根.弗里曼说。

  本来应该回答他的是自己那套编制好的贵族鬼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郎恩看着眼前这个大腹便便的酒馆大叔,那番鬼话有些没底气说出来。

  “自由职业。”郎恩目光游移。

  老摩根.弗里曼又为郎恩倒了一杯朗姆,身子也靠的近了些。

  “你在哪蹲监狱?”

  老摩根.弗里曼的话语像是一把锋利的割肉刀一般,切开厚重的脂肪,漏出其中本身的纹理。

  郎恩鹰一般锐利的目光迎上了老摩根的审视。

  这个老摩根究竟是什么人?

  这种感觉就像是又回到了博马里斯监狱里的那段时光,像是被切开的牛肉,毫无遮挡。

  难道是异端裁判所?

  又或者是将自己送进裁判所里石鸦兄弟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